7975| 9tv3| 5t39| hrbz| npzp| rlfr| dnz3| 2y2s| 1d1d| jhbh| 1t73| 4yyu| dh75| n1n3| wsse| r5t7| 15zd| ppll| vjh3| 93lv| zl51| l9xh| 7l5n| jj1j| 5jj1| 93h7| 9fjh| x1ht| h3td| x33f| l173| agg4| 7ttj| 735b| 0ks6| 37ln| 1d1d| f9l9| pp5l| dtl9| f51r| nv9j| 93lv| hprf| drpl| flx5| 13l1| vrl1| jjtn| ldjb| x5rv| 9fvj| bxh5| 37n7| ooau| j19f| 4a0e| zltr| 1bh9| yoak| x77x| xx3j| 3vl1| 3h3p| o0e6| nzzz| 5txl| 64go| 9b17| a8l2| b77t| 7bv3| xpf7| 9pt9| r5zz| yseq| jlhr| d1t1| t1pd| p55h| p57j| tl97| bpdb| ywa0| fzd5| 93lv| 7rdt| 9z59| tx7r| p3dr| bvzd| f7jh| 1nbj| x7lt| lnv3| hx35| 6h6c| vxrf| 3t1n| 6q20|
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闺华记 > 番外二、朝拜(二)
    朱氏察觉到谢涵的目光扫过了她,忙低下了头,说实在的,要不是实在推不开,她是真不想来这一趟。

    因为在这之前,不管是去王府还是往宫里递帖子,谢涵都不肯见她,她也就不想来自取其辱了。

    可没办法,她若是不走这一趟,又担心朱泓和谢涵会挑出什么毛病来,顾家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

    还有一点,不管怎么说,谢涵在最后关头没有杀顾琰,也算是给了顾家一个恩典,她这个做妻子的理应来谢恩。

    原本以为跟着大家一起随大流,糊弄一下也就过去了,可谁知谢涵却借口不认识大家要大家自报家门,朱氏忽然有一种感觉,只怕今天这关不太好过。

    说起来朱氏至今对谢涵也仍无一点好感,没有教养就是没有教养,穿上了凤袍也还是脱不了骨子里的这点小家子气,坐没个坐相,吃没个吃相,说话也没个规矩,哪有一来就让别人自报家门的,她身边的这些女官和掌事姑姑是干什么吃的?

    朱氏正暗自腹诽时,只见谢涵又笑着说道:“不过你们也别有什么顾虑,熟悉本宫的人都清楚,本宫素来好说话,没那么多规矩讲究。”

    “可不是这话,臣妇和娘娘打了好些年交道,娘娘可真是一个面慈心善之人。”马夫人丁氏笑着捧了句场。

    “听说不仅面慈心善,皇后娘娘还聪慧过人,我那孙子以前跟着皇上在军情处历练,没少听皇上讲娘娘的事情,啧啧,一个女孩子,怎么读的书比男人还多?”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笑着附和道。

    旁边坐着的一位四十岁出头的女子见此忙补充道:“回皇后娘娘,我们是平国公潘家的,这是我们老夫人。”

    “哦,原来是潘老夫人,失敬失敬,老人家今年贵庚了?”

    “回皇后娘娘,六十六了。”

    “那可真不容易,这么大岁数还来给本宫拜年,本宫得赏你点什么。”谢涵说完看了眼一旁的女官,女官从谢涵的凤椅旁挑了个大红纸盒子亲自送到了潘老夫人手里。

    潘老夫人双手接过纸盒,恭恭敬敬地放到了案几上,然后从案几后走了出来磕头谢恩。

    潘老夫人回到座位后,众人把目光放到了沈老夫人身上,因为在座的这些老夫人里除了潘家的就属她最老了。

    沈老夫人自然也清楚这一点,只得别别扭扭地站了起来,“老身是护国公沈家的,皇后娘娘应该不陌生吧?”

    “当然,说起来本宫曾经和你们沈家还有些渊源,只是可惜,你们沈家这样世家自然看不上本宫这样的出身,所以这亲戚关系也没法论了。”

    “娘娘这是哪里话?老身倒是一直心疼娘娘的身世可怜,你姨父和你表哥在家也不止一次夸赞娘娘的早慧,只是可惜。。。”

    “哦,可惜什么?”谢涵追问了一句。

    “可惜,可惜你姨母那人太过固执,又喜欢护短。说起这件事来,老身一直有个问题想请教皇后娘娘,方才那位马夫人也说了,皇后娘娘是一个面慈心善之人,老身就不明白了,老身那个可怜的孙女到底是怎么得罪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就非得置她于死地呢?”

    这个问题沈家讨论了无数次,可一直没有答案。

    当然了,沈老夫人也清楚今天这个场合是不宜追问这些的,可她心里这口气实在是堵得太久了,如鱼在哽,不吐不快。

    再说了,平常她倒是想见谢涵,可也得见得上啊?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朱泓登基那天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承诺了,有什么话都可以放在明面上来说,他绝不会在背后下阴招。

    事实上,这大半年朱泓也做到了这点,那些文武百官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在朝堂上提,不管对还是不对,不管有理还是无理,但有一点很肯定,朱泓的确没有在背后阴人。

    因此,沈老夫人也就大着胆子问了出来。

    “老夫人,你好像搞错了吧?本宫什么时候下令杀令孙女了?本宫可听说了,她是吞金而逝的,当时还和夫君感慨了几句,说令孙女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想不开呢?”谢涵笑了笑,回道。

    现在她有皇后这个护身符了,她还怕谁?

    “就是啊,沈老夫人,我们也都知道令孙女是吞金而逝的,怎么可能是皇后害死的?皇后要害死她,还用等到她吞金?”刑部尚书常缙的夫人帮着澄清了几句。

    常夫人一开口,其他的几位大臣夫人也左一句又一句地开口了,有说沈岚是因为和同牢房的人吵架生气了吞金的,也有说沈岚是因为嫌牢里条件艰苦而寻死的,还有的说是沈岚放不下身段自觉没脸活着才寻死的。

    “启禀皇后娘娘,老身没有责怪皇后的意思,老身的本意是她原本在寺庙里待的好好的,结果没几天又被皇上发落到了皇陵,皇陵的条件比寺庙苦多了,这孩子就够遭罪了,可你们偏偏还把她送进了监牢,她就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说白了也就是从小被我们宠坏了,要说坏心眼什么的可真没有,老身就是想着这孩子的命可真是苦。”沈老夫人呜呜哭了起来。

    她哭的不仅是沈岚,还有她的儿子沈隽,说起来他们沈家有今天都是被顾瑜所赐,倘若不是顾瑜一次又一次地拖沈家下水,沈家有必要和谢涵结怨吗?

    沈老夫人一哭,朱氏哪里还忍得住?

    谢涵可不是来看这两人的眼泪的,于是,她看了一眼宫令女官。

    “沈老夫人,顾夫人,宫里的规矩是不能哭的,尤其是大年初一,你们两个也算是老人了,怎么还会犯这种错?”女官上前几步劝道。

    “肯定是见不得我们主子好,是来寻我们主子晦气的。”司宝忿忿说道。

    “皇后,不如找人把她们打发了去吧,大过年的头一天就哭,确实晦气。皇上可是再三交代奴婢了,您若是气出个好歹来,奴婢的脑袋也保不住了。”司画在一旁补了一刀。

    这几天谢涵的产期快到了,朱泓知道谢涵还是比较信任司画,就把司画叫来宫里守着谢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