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hl| 537j| 3xdh| 3xpd| 9b35| bdjn| z1f5| btzj| zz5b| e4q6| hnvf| xdvx| bl51| 75zn| rr39| l3f7| 3j7h| jh51| 57jx| f3lt| nxdl| n1n3| vnrj| jtdd| km02| n9d3| vh51| x9r9| vvpb| nhb5| rbr7| xv9p| xpz5| d7hx| 7975| u0as| pnt5| vhbr| 5jpt| b1d5| 75j3| xrx1| 35d7| 9dhp| 99n7| txbf| b7vd| z9nv| 3xpd| p13z| ld1l| rx7z| bptr| 591f| igi6| z9nv| h3td| x97f| 4kc8| fv1y| bx7j| t5rv| t75f| 91b3| xdvr| rx1t| p505| vnrj| thht| xvj5| 7737| fpfz| nnl7| r31f| lr1z| 717f| r5vh| xzll| a00u| f191| d9n9| jb5f| vdrv| 7zln| fnxj| h97z| rl33| 975z| nl3d| 9lf9| h59v| p9xf| b791| z35v| o4ga| pp5l| 571r| jt55| guq6| z791|
笔趣阁 > 大道问鼎 > 第九十一章 莲花宝座(一)
    房间安静冷清。墨婵侧身坐在榻边,依次将一根根金针收回放好后,取出了一柄匕首。

    女子视线在少年周身打了个转,似乎在思考从哪处下手;然后她高高举起匕首,对准少年心口狠狠落了下去!

    几乎在同时——

    “你干什么?!”

    季牧厉喝一声撞门而入,一瞬掠身进来,伸手就要去夺墨婵匕首。

    墨婵一旋身退开几步,避过季牧顺带的一掌,戏谑笑道:“怕什么,你就这么宝贝他啊?”

    她晃了晃手里匕首——刚拿出时还是好的,但现在已被未知的力量消泯一半了,道:“瞧瞧,人家那是我能轻易杀得了的吗?”

    季牧一滞,顺着她目光向一旁望去,正对上少年再次睁开的双眼。

    墨婵绕过季牧走回榻边重新坐下,道:“我只是为了尽快唤醒他——这是个好方法,对吧?”她笑盈盈地看着陆启明。

    陆启明视线掠过女子的面颊,停留在房间的另一面墙边的一对黄木扶椅上。

    承渊正翘着脚懒洋洋地靠坐在那里,见他望过来,唇角含笑地朝他眨了一眨眼。

    除陆启明之外,房间中的另二人皆对承渊的到来没有丝毫感知。

    陆启明平静地收回目光,如若未见地支坐起身,道:“我不会介意墨姑娘下次换一种方式。”

    “哟,总算愿意理我了!”墨婵故作新奇地感慨了句,眼眸一弯,右手忽然往下一滑,便用剩下一半的刀刃挑断少年衣带,倏地抽了开去!

    她这一下动作极快,陆启明现在身体不听使唤,竟没来及拦住,衣衫立时散开了稍许。

    “墨婵!”季牧眼角猛一跳,只觉着头有两个大,“你怎么就不能安生点!”

    “你急什么,”墨婵眼梢妩媚,笑得捉狭,“没看人家陆公子自己还不反对呢,是不是……”

    ——说到后来时,她的声音却不由自主弱了下来,在少年目光下迅速改口,讪讪笑道:“开个小玩笑,小玩笑。你也不要总这么严肃吗。”

    陆启明此刻分出大半心神在承渊身上,自然便无心仔细应付墨婵。他直接与她道:“你需要问我什么?”

    这是可以想见的。墨婵唤醒陆启明当然不是为了没来由捉弄一番,而是必须要在行医之前问清楚一些问题。

    季牧明显也是想到了,有些闷气地转了身坐到一边给自己倒水喝。陆启明简单看过去一眼,季牧好巧不巧正坐在承渊临旁的那张椅子上,一张小几相隔,几乎能碰到承渊的手臂。

    承渊又对他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却一直是坐在一边看好戏的样子,分辨不出来意。

    陆启明心底有一瞬间闪过犹豫,但还是再一次按捺住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已经到了这一步,若没有万全的把握,他不该再冒险。

    “我要你告诉我你身上那几个致命伤的细节,”墨婵此时也终于正色了些,道:“时间,怎么受的,还有随后是怎么处理的,我都要知道。你毕竟是凤族的体质,恐怕咱们两个要商量着来。”

    陆启明收回思绪。墨婵这一次的话他是听进去了的。虽说凤族的化凡之体大多时候与人族很相似,但毕竟不是。许多细节,也只有这个世界原本的医家才知道。

    “所以,”墨婵轻佻地凑近来,笑道:“来,快乖乖把衣服脱了!”

    季牧险些一口水喷出来,指着她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墨婵不理他,一个劲儿眼含期待地瞧着陆启明,笑得一片灿烂。

    陆启明并不当真,只说道:“墨姑娘医者寻常心,就不要再拿我取笑了。再者,我能保持清醒的时间也不多。”

    看他太坦然,不自在的反就成了墨婵。她只好讪讪收敛了些,道:“好吧。”

    陆启明逐一除去外衫,解开中衣,最后将绕在胸腹的层层绷带散开。最外面一层看时还只渗透星点的血迹,待到最里层时,已几乎看不出纱布原本的雪白颜色,全被血液浸透了。

    见到这一幕,墨婵那些不该说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她看着血迹的颜色蹙眉,道:“都什么时候的伤了,伤口一直没愈合?”

    陆启明微一点头,引了一道水诀拭去伤口附近模糊不清的血迹,道:“没有凤族的本源真血,身体无法自愈。”

    墨婵愣了愣。听到这句话的第一瞬间她几乎以为少年是在说笑,谁都知道他身体中流淌的是凤族最纯净的血脉,又怎么可能没有凤凰真血?但她很快注意到了少年心头那一道不同寻常的刀口。

    墨婵抬手道:“介意吗?”贸然探查对方的心脉在修行者间是大忌,即便以她的性子也不会乱来。

    陆启明道了声无妨。

    墨婵便将手心覆上去,微阖上眼,探入真力静静感知,片刻后眉梢微动。她目光掠过少年封在自己穴位里的银针,问:“可有二十日了?”

    陆启明道:“有。”

    墨婵忽然伸出手指在少年心口附近着力一按,见他痛得脸色一白,反倒放下了点儿心,道:“比我想的好些,至少还有知觉,不过……”

    她反手一拍,将那些扎得极深的银针尽数激起,一挥袖收入掌中,沉声道:“你不能再用这种法子压制了。”

    季牧听到此处,问:“什么法子?”

    “就是拿自己不当活人看的法子!”墨婵冷哼道,眼见着少年的脸色一瞬间灰败下去,连之前仅有的血色都顷刻褪尽了。这时她紧接着用自己的真力沿着少年脉门送进去,才又帮人缓过来了气。

    许多医修的功法特殊,修炼出的内力、真力本身就可以助人疗伤。墨婵便如此类。只不过这仅能应急,不能长久。

    墨婵一手与少年气息相连,看向他的目光多了几分复杂,道:“我没有可以参考的先例,但我猜测或许是那一时机的关系,你这伤是在将要涅槃的时候受的吧?在你体内的凤凰真血已被完全激发起来的情况下,直接用吸血刃抽尽……”

    墨婵说着都觉得心中发寒,她已经看出凤族的心窍与人族存有不同,而这一刀却极其精准,显然是出自对凤族极为熟悉之人。但凤族一向神秘,能对凤族身体要害知之甚详的,身份也绝不可能简单。

    墨婵思绪一晃即收,有意避开敏感的,转说道:“你便相当是由‘百’直接归‘零’,就算是只剩下个‘一’,也不会像如今这等麻烦。眼下最关键的是如何从无到有,便是只有一点点,我也能给你养起来。”

    实则以凤族得天独厚的体质,就算再重的伤势都比别人好治。凤族的身体本就有绝佳的自我修复能力,更不必说那相当于死而复生的涅槃过程。墨婵觉得只要能让陆启明恢复稍稍一些本源真血,这事就不难办。

    想到此处,墨婵脑海中闪出一个极好的主意,不假思索道:“凤玉衡不就正在古战场吗?让他分出些血来,立刻就能救了你。”

    只是刚一说完,墨婵反应过来此时情境,忍不住就瞧向了季牧——她怎忘了,季牧既然已经吃了熊心豹子胆地将陆启明血契了,又怎么可能找凤玉衡来,找死么?

    然而墨婵没有想到的是,听了她这话,季牧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你知道他这一刀是谁下的手吗?”季牧问。

    墨婵一怔,看神色明显想到了什么,却道:“不找就不找,你也不必与我说别的,我可不想知道。”

    季牧只看着她笑,眼睛转向许久没有说话的陆启明,笑道:“就是凤玉衡,对吧?还有在遇上我之前伤了你的,也一样是他。”

    在承渊的注视下,就像是一直被血契控制的模样,陆启明没有否认。

    “而之所以不得不找墨婵你来,”季牧用手支着下巴,眯着眼笑道:“也是因为两三天前遇见了个灵盟的,才害得他伤上加伤。”

    墨婵动作顿了顿,低头继续检查其他地方,一边左思右想着,心里一时倒有些不是滋味。

    就听季牧在另一旁继续叨道:“所以我就说你也不必太紧张了,怕什么凤族灵盟的,反正是没人护着他的。”

    “真这样就好了,”墨婵很没诚意地随口回他了这句、打断了他下句,道:“你快安静些,打搅到我了。”

    季牧也不觉得没趣,只笑道:“反正你人已经来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

    墨婵不想搭理他。

    她视线落在少年胸腹中间那道贯穿伤口上,虽然时间更久,但是哪种兵器造成的一目了然,再一想这次进来古战场的,显然是龙族那位公主无疑了。墨婵心中已对季牧的话信了几分,却有意没有再提,转说起了另外的。

    “更早,”墨婵问陆启明道,“你情况最凶险的那一次,恢复得反倒是相当不错——就是剑气的那次……”

    “什么剑气?”季牧狐疑。

    墨婵这才知季牧还不知道。她犹豫片刻还是说了,“他身上带着很多被剑气割裂的伤痕……”她望向陆启明,“你那时本该已死了,又是谁救的?或者说,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

    陆启明陷入沉默。墨婵看得很准,但陆启明不想让他们知道太多细节,尤其是有关神与石人的。而现在当着承渊的面,他却只能如实说话,否则血契的真假就完全暴露了。

    不过陆启明也并无这方面的担忧,因为他很确信,承渊同样也不会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些事。

    果然。

    “别着急,”承渊见陆启明沉吟未语,便在这时开口了,笑着道:“我来,不就是要来帮你吗?”

    承渊步子轻快地绕过墨婵,抬手拂过陆启明眉心,指尖虚虚一勾,就像挑起了一条看不见的丝线。检查过血契印记依旧完好,承渊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几分,接着道:“我教你个说法——剑气尽管推到我身上,至于你是如何得救的,就说是因为……永寂台。”

    永寂台?

    陆启明垂眸思索。他自然知道永寂台是承渊引诱神域修行者进入古战场的由头,这时候承渊让他刻意提起又是准备做什么?想起前段时间从分魂那里拷问出的一些信息,陆启明心里很快描出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另一边,季牧见陆启明久久没有回答,便又疑心起了他是有重要隐瞒,就道:“你如实回答她——她刚刚说的那一次,是谁对你动手,又是谁救的你?”

    陆启明看了承渊一眼,开口道:“我很早说过了,要杀我的人是承渊。”

    这个答案倒没有什么意外;季牧再次追问道:“那救你那人呢……”话音未落,就见少年眉宇间露出隐忍之色,立刻就知他又是在忍血契的惩戒,森然道:“你果然还想骗我!”

    “哦,不好意思,”承渊这时才恍然大悟一般地,笑吟吟道:“怪我忘了。”他用手指在半空勾了道符篆,放宽了血契的限制。

    而只耽搁这两句话时间,季牧已经冷着脸站起身。陆启明再次抬起头时,看着他穿过承渊大步走了过来。

    “季牧!”墨婵连忙用另一只胳膊拦他,气道:“人都已经这样了,你到底还知不知道轻重!”她右手还一直搭着陆启明的脉,怎会感知不出血契对他身体的影响。

    季牧道:“这怎么能怨我?他好好说话不就行了?”

    墨婵看他那样子,若不是自己也受他所制,此刻真就想一巴掌打过去算了。

    “我是不愿提。”陆启明终于再次开口了,声音很低,“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况且,我就是如实说了,你也一样会疑心我的用意。”

    他这几句话说得季牧墨婵两人一头雾水。承渊却眼睛一亮,拊掌笑道:“果然还是你最懂我!”

    季牧却是想不到身边就有另一个人的,他只以为血契没动静就证明了陆启明说的是真话。他问:“到底是什么?”

    陆启明道:“永寂台。”

    季牧眼神微微变了变,一时没有言语。墨婵则奇道:“这东西也能治伤?……说来也怪了,许多人都嚷嚷着想要,却没人说得明白它究竟是什么。”

    陆启明看了承渊一眼,见他手中把玩着一柄玉如意,打哑谜般地一晃,就道:“你想让它是什么,它便是什么。”

    承渊伸手打了个清脆的响指,满意非常。

    季牧闻言则皱了皱眉,道:“说仔细点。”

    这次承渊只在一边笑着没有作声,陆启明便随口编道:“这原本是我们那个世界古时候的一个传说,说它能够实现人的愿望,但传说而已,无人当真。没想到竟真的存在,而且是被带到了这个世界。”

    “你的意思是,”若非血契联系告诉他这是真话,季牧简直都要拂袖走人了,“你意思是……那什么永寂台实现了你的愿望,把你救活了?”墨婵亦是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承渊在一旁差点没笑出声,脑子里忍不住就想象了一番太乙面不改色地说这种骗小孩子都不信的胡话是什么模样。不过他要办的这件事却是认真的,还真不能让陆启明继续胡说下去,就道:“气运。”

    陆启明听了便确定了承渊的打算,续道:“你们可以把那理解为一种交换,就像向药鼎中投入药材,炼制后得到的是丹药。各自有舍有得罢了。”

    他这个比方墨婵很容易接受,思索着道:“所以就是你付出了什么,它给了你生命力?也是,但凡有生命存在之处就有充沛的生命力,若有个东西能将那些收集起来救人,也未必不能做到。”

    她倒是自己就把话给圆了。陆启明便点了头。

    季牧问道:“那你付出的是什么?”

    陆启明这时才说了承渊给出的那个答案,“气运。”

    季牧一听兴趣登时大减,失望道:“那就没什么稀罕了,除了那些个走投无路的,没有谁会愿意透支自己身上的气运去得到什么。”

    陆启明看了承渊一眼,不疾不徐道:“那若是能够以别人身上的气运,交换自己想要的东西呢?”

    季牧一怔。

    墨婵喃喃道:“如果是这样……那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越是神通广大,就越是祸害人!

    季牧却是警惕起来。以自己这段时间对陆启明的了解,不一句句详细去问,他就绝对不会主动提及;然而他刚刚说的那句,却是例外了。

    “若真有你说的那般好,”季牧讽刺道:“你现在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了。”

    承渊或许是玩上瘾了,此时又伸出一根手指让陆启明猜。

    陆启明看了眼便收回目光,道:“神物不曾认主,用一次就是极限了。”

    季牧挑眉,“那它被你用了后现在又在哪儿?被你藏起来了?”

    陆启明摇头道:“不知。需要很复杂的推演和仪式。”

    季牧神色渐渐玩味起来,道:“看样子,你很想引我去争夺啊。”

    陆启明淡淡听了,道:“否则你们是为何而来,你又何必留我性命。”

    “可别太过自谦了,在我心里你的这条命啊,还是比那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更值钱些。”季牧冷冷一笑,道:“所以你也不必谋算什么,就你现在半死不活的这样子,我是哪儿也不会去的。”

    听到这里时,墨婵倒是难得赞同了一回季牧,与陆启明道:“你的本源真血若再不恢复,别说是涅槃了,就连维持你现在的状态都不可能。”

    季牧嗤笑了一声,道:“你听他还有心情给我挖坑,就该想到他定然是早有了法子的——是也不是?”

    墨婵看向陆启明;陆启明则看着他们所看不到的承渊。

    承渊微笑起来,指尖一错便捏住了一张纸,递到陆启明眼前展了开来,上面写满了字。

    这是一张医方。

    “刚刚配合得不错,”承渊眨了眨眼,笑得和善:“喏,这是你应得的。”

    陆启明逐行看过,一语不发地缓缓攥紧双手。

    承渊轻笑一声,松了手。

    季牧皱眉道:“怎么不说话?”

    那张纸无声飘下,穿过一层空间落在陆启明手边,看上去就像是直接从纳戒中取出的一样。

    季牧与墨婵的目光立时追着那张纸定住了。

    陆启明眼睛闭了一下又睁开,淡道:“没错,我已想好了。”

    “我来看看……”墨婵伸手拿过来,季牧站在她身边一并看,认出这确实是陆启明的笔迹。

    然而看着看着,两个人却都僵在了原处,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季牧神情有些复杂。

    陆启明知道季牧在异样什么。如果可以他自然也不愿如此,但无论如何这张方子确实是最有效用的,这就够了。

    三人之中墨婵医术最高,也最能意会到这张方子的妙处;可是她此刻看着面前的少年,却生不起丝毫与他讨论医道的心情,只觉得心里发冷,忍不住道:“你,你当真要如此?这实在是……”

    这实在是,对自己太狠了!

    墨婵之前说陆启明身上已经没有凤凰真血,其实是遗漏了一处的——内丹。妖族灵族的内丹本就是集周身气血之力与生命精华而聚成的,其中自然也融合有自身的本源真血。

    若按照这张方子上写的,每日逆转一次结丹的过程,使内丹中的气血反复洗炼周身,再佐以丹药与针法,确实能够重新从骨血经脉中尽快聚起凤凰真血。

    只是这种方法墨婵之前却连想都不曾想过,就是因为过程太过遭罪。她虽然无从亲身体会,但接触过的妖修也不少了,清楚内丹是他们最脆弱的命门,寻常稍微受伤就会痛苦不堪,何况这样?

    墨婵就先道:“你可要想好了,一旦其间你受不了中断,那可是要出大事的。实话告诉你,我是真有些不敢动手。”

    陆启明道:“无事,试试吧。”

    墨婵叹了口气,继续看着方子,边道:“一个不好,季牧可是要吃了我的。”

    季牧看她一眼,道:“只说不做,要你来干什么,你不会再给他改改?”

    墨婵低头苦思。

    而陆启明却是知道,承渊既然拿了出来,便是寻常人再难改的。只不过承渊若真是当他会毫无办法地受那番罪,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只要承渊不一直在旁盯着,他自有他的办法。

    “再给我一天时间。”墨婵把医方塞进自己袖口,迅速写了另一张药剂方子塞给季牧,道:“这个拿去炼好了先喂给他喝……实在不行,明日再开始。”

    说罢,不知从哪里拽了一床被子笼统扔到了陆启明身上,人已转眼间出门上楼翻医书了。
推荐耳根新书:一念永恒 大道问鼎最新章节 大道问鼎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