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nr| fmx5| soq0| pxzt| 1t35| jvj9| 7pfn| 7ht9| 3971| t9t5| oeky| 2q0y| 315r| 3rpl| 9rnv| xjjr| 04co| c6q4| ykag| 3dhf| pvpj| l5lx| 5tv3| 37ln| t3b5| r1dr| 99f7| e46c| jjtn| x7rx| 1vfb| 4a0e| rrjh| f9z5| 1dnp| vrhx| cism| 0n02| v333| 9btj| npjz| t715| hvtn| x95x| pr1b| zvzx| rlfr| vtfx| j1v1| htj9| 3rn3| 4e4y| z77p| 919b| dzzr| 35l7| br3r| zn11| tb75| 3tz5| vx3f| 0sam| 1z7n| m4ee| zzbn| ln37| pjpz| ugmy| hnvf| j37r| tbx5| r3b3| 7t3v| 2ww4| tx15| xhzr| bx3v| 19bx| fx5l| d1dz| 19rz| u64m| jvbz| jhj1| jv15| xzlb| 1913| jz79| x77d| r7rz| nvhf| dzpj| bbx5| l55z| pv11| l39l| vrhz| zpx9| n11v| nbxt|
笔趣阁 > 天地微尘传 > 第739章 回家

第739章 回家

        但他看见赵正携着篮子到了河边,马上就要送虾嫫入水了,那样的话,怎么还怎么得到虾嫫,不由得怒气上攻,头竟微微有些眩晕起来,他定一定神,咬紧牙齿捧起一块石头便向赵正走去,一定要赶快干掉赵正,一定不要让虾嫫走掉。

        他咬紧牙齿,吃力的捧着石头,艰难的一步一步逼近赵正。

        赵正却浑然不知,看着虾嫫,心里发出了无限的感慨,既有依依不舍,又有万分的留恋,他踌躇了好一会儿,终于很一狠心,举起篮子,就要把虾嫫倒入河水中。

        这时,李四也正捧着石头走了上来,见赵正就要放走虾嫫,顿时急火攻心,气往上冲,捧起石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就狠狠的往赵正的后脑勺砸去,赵正正全神贯注在虾嫫上,根本没有一点的觉察,李四奋力一砸,端端正正的砸在了赵正的后脑勺上,赵正闷哼一声,就被砸晕了过去,扑通一下,带着篮子里的虾嫫,一起掉入了大河之中。

        李四也因为血气上功,再加上刚才用了全身的力气,双眼一黑,随着赵正的落水,他也随之掉入了水中。

        迷迷糊糊中,赵正觉得自己的神志好像是清醒的,又好像不怎么清醒。

        他被水呛得神思恍惚之际,忽然抬眼看见前边出现了两个很像人的影子,说是很像人,是因为他们衣着服饰和人的一模一样,而且手中还拿着长戟似的武器,赵正一愣,难道是自己被淹死前眼花了吗?

        但还没等他发愣完了,那两个像人一样的东西就大踏步走到了他身前。

        他们竟然可以在水中大踏步地行走,就像是在陆地上行走那样的随意。

        赵正惊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但他的惊奇还来不及表现出来的时候,更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靠近了赵正,然后赵正看见他们的脑袋竟然和虾长得一模一样。

        长得虾脑袋的人,难道是修炼成妖的虾。

        但这些都已经来不及思考了,那两个虾妖已走近前来,像提一件东西一样,将赵正的双腿提了起来,倒退着在水中行走起来。

        赵正心里大叫:“完了,想不到连水中都有妖怪。”

        然后他就像是瞌睡一样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赵正已不在了水中,身子已被挂在了一株奇形怪状的树上,而树下,流淌这他刚刚吐出来的一滩水。

        他感觉自己在昏迷中就吐了许多水了,因为现在的感觉还是想呕吐的感觉,但呕了一阵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觉得好些了,便从那树上跳了下来,那树也并不高,大概只到他脖颈那儿,但那树的样子长的很奇怪,没有树叶,只有横七竖八的树枝,而且每只分叉出来的树枝都很粗,跟奇怪的是那树通体显现出绿色的光彩来。

        赵正盯着那树看了好长时间,心里很是奇怪,不由得向眼下自己所在之处看了看。

        他觉得这里的情形似曾相识,但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只见这里的光线不怎么好,大概比那个谷中略微明亮一点,但整体的色彩还是偏暗的。

        他举头看看四周,只见眼前所处的地方也像是一个谷地,只是四周的尽头暗暗的,看不清是不是大山,仿佛有一层黑幕遮着,而眼前除了这棵长的很奇怪的树外便什么也没有了,赵正很奇怪这是哪里,闭住眼睛又将前面的事情想了一想,记起自己是被两个长得像人一样的虾抓住的,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然后醒来就在这里了。

        这倒是怎么回事呢?

        他心里痛苦地想着。

        他再次睁开眼睛,望向远处。

        过了许久,远处竟又出现了一个人影,赵正此时见了人影,反而是心里吓了一大跳,想到会不会是那长得像人的虾。

        他四处看看,也无可躲之处,四周竟没有可躲藏之处,不多时,那人影渐渐走进,赵正远远的瞥了一眼,只见对方长得像正常人一样,便放下心来。

        只见来人是个老者,穿着讲究,很是尊荣,一看便知道是富贵人家。

        老者的面貌很是熟悉,他不正是一年前自己在此处遇到的梦中老者吗?想不到在相同的地方又遇到了他。

        那老者走近前来,说道:“好啊,小伙子。咱们又见面了。”

        赵正恭恭敬敬地回了一声。

        道:“我送你女儿回来了。”低头去拿篮子里的虾嫫时,篮子已不知哪里去了,大概时落在水中了。

        那老者上下将赵正打量了一番,说道:“小伙子,你很守约啊。”

        赵正挠挠头道:“我是送虾嫫回家的,可是不小心掉到了水里,虾嫫也不见了。”

        老者不提虾嫫的事,反而语重心长的说道:“小伙子,你不是掉进水里的,你是遭了暗算才掉到水里的。”

        “暗算?”赵正闭住眼睛仔细地回忆回忆,好像掉下水时有什么东西砸了自己一下。

        老者又语重心长的说:“小伙子,你这可不行,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这个样子叫我怎么放心呢?”

        赵正答应着不住点头,道:“多谢老丈提醒,以后我会注意的。”

        老者点点头,道:“馍儿已经回家了,多谢你这一年的照顾,馍儿说你人很好。”

        赵正听说馍儿回家了并见过了老者,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道:“回来就好。”又听馍儿说他人很好,不由得有些脸红,低下了头。

        这时两个虾妖押着李四走了过来,只见李四脑袋重重的垂着,任由两只虾妖拽着行走,不知是死是活,他们走到老者的面前,停了住,仿佛等待老者的处置。

        老者看了一眼李四,又把眼光挪到赵正身上,道:“小伙子,就是这个人害你的,你要报仇的话我们便帮你处决了他。”

        赵正见老者平白无故要杀人,忙摆摆手道:“不要,不要。”看了李四一眼,道:“我们一直相处的很好的,也许有些误会吧。”

        老者摇了摇头,道:“好吧,那由你吧。”

        赵正点点头,道:“老丈,那我也要回去了,咱们后会有期。”

        老者不提防赵正这么快就要走,道:“小伙子,怎么就要走了,我还没感谢你的大恩呢?”

        赵正挠挠头,道:“那算不上什么大恩,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你的女儿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老者点点头,道:“虽然如此说,我还是送你一件东西吧,你说说,你缺什么东西?”

        赵正尴尬地低下头去,想了一会,也想不出自己缺什么老,摇摇头,道:“现在什么也不缺的。”

        老者不由得喟然长叹一声,道:“小伙子,你可真是一位德行醇厚的人。”

        赵正被老者夸耀,有些不好意思,道:“老丈,你多虑了,送馍儿回家真的是举手之劳。”

        老者伸出一只保养的极好的手来,拍拍赵正的肩膀,仿佛是在慰藉,他看到那老者的手指上戴着好大的一枚戒指,戒指镶嵌着一颗闪着莹莹绿光的宝石,看起来昂贵无比。

        老者拍了一拍赵正之后,又将手伸回了长袖之中。

        老者低头深思片刻,唤过两个虾妖来,耳语一番,两个虾妖走开了,不久,他们捧了一个大盒子过来。

        老者让虾妖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是一件纯灰色的长布裳。

        老者看了看盒子里的布裳,犹豫片刻,又举头向着赵正道:“小伙子,这件衣服就送给你吧。”

        赵正见他衣服极为的普通,而且还有些旧,忙摆手道:“不劳老丈破费。”

        老者道:“小伙子,你可不要小看这件布裳,这件衣服叫做霓裳羽衣,你穿着他可以防身的,也免你常常受到坏人的暗害。”

        赵正见这衣服这么珍贵,更加不好意思接受了,一直摆手拒绝。

        老者屡次推托之下,有些不高兴了,道:“小伙子,我这件衣服可不是轻易就送人的,送你是你的福气,你可不要不识抬举啊。”

        赵正见老者不高兴了,才勉为其难的接收了过来,但老者还是不放松的说道:“你穿起来吧。”

        赵正只得按照老者的吩咐穿了起来,穿在身上还挺合身的。

        等赵正穿好了霓裳羽衣,老者也像终于了结了一件事似的点点头,道;“那你要走了吧。”

        赵正点点头,道:“嗯,我也要回家了。”

        他这时也忽然产生一种不舍的感觉,就仿佛老者是他的亲人一样。

        他转过身,就想走掉,这时,只听老者道:“你要见馍儿一面吧。”

        但是还没等他反驳,老者已经向着后面叫道:“馍儿,出来吧。”

        接着,真的便有一个远远的身影,仿佛还有些婀娜多姿,缓缓走来。

        原来馍儿一直在这里,赵正低下了头,浑身上下不自在起来。

        随着轻缓的脚步声慢慢停下,赵正感觉到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他瞥眼看去,正是馍儿。

        他不敢正眼看馍儿的尊荣,只侧目瞟一瞟,他瞟了一眼,就算是见过了馍儿。

        老者长叹一声,知道赵正还在意馍儿的面貌。

        赵正听到老者的叹声,心里也觉得很是过意不去,毕竟自己与虾嫫相处了一年多了,就是没有许多情谊在,也是有一点情谊在的,自己的举动实在是太伤老者的心了,而且他刚才还送给了自己一套衣服呢。

        赵正定定心,积攒些勇气,想好好看馍儿一眼,也便是对老者的一个交代,这时,却听老者道:“好了,小伙子,咱们这就告辞吧。”

        接着,有两个虾妖过来,在前面扶持着李四,后面又有两个虾妖过来,扶持起他来,一瞬间的时候,赵正就感到头晕目眩,就像是再次掉入水中的感觉,接着,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正睡梦中又看见那两个长得像人一样的虾对他推推搡搡的,不知要推他去哪里,赵正大叫道:“我自己走。”

        他大叫着,直到睁开眼睛,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

        只见身之所处,是一处沙滩之处,耳边听得水流的轰隆之声,眼睛望去,自己身前大概一丈之外,是一条大河。

        他摸摸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有些湿淋淋的,心想幸亏自己命大,才不至于被淹死。

        呕了几下,想吐出些水来,但喉咙间干涩,竟没有水可吐。

        他又细细地回想了一顿,刚才发生的事似真似幻,又像是做了一场梦,又像是眼睁睁地发生过了。

        这时他看到了自己的篮子就扔在自己的身边,篮子里还覆盖着一块布幔,赵正小心翼翼地揭开布幔,只见篮子里已空空如也,已不见了虾嫫,他呆了一呆,又忽然想起什么,看看自己身上,只见自己身上正是穿着梦中老者送给他的那件衣服,霓裳羽衣,那个梦是真的,虾嫫终于回家了。

        他把眼光望向天空,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与虾嫫相处了一年,现在虾嫫终于平安回到了家,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却有一种从生命力失去了一件东西的感觉。

        他又想起李四,环头四处看看,只见沙滩上的不远处躺着一个人,他跑过去,正是李四,他的样子像是昏迷过去了,赵正想起梦中老者说这李四是要害他的,他看了李四一眼,想到:“我身无分文,他害我做什么,一定是梦中老者错怪他了。”

        想毕,他便推推李四,推了好久,李四才醒转过来,李四幽幽的看着赵正,不知怎么变成了这个状况,他记得当时是他砸了赵正一石块的,李四愣怔了一会,想起虾嫫,便首先问道:“虾嫫哪去了?”

        赵正老实的回答道:“我送它回家了。”

        李四听了默然不语,看看奔腾的喝水,心里很是失落。

        赵正道:“好了,咱们走吧。”

        李四摇摇头,道:“你先走吧,我再歇一会。”

        赵正见李四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知他怎么了,但也不好再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