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x5| 7pfn| fbxh| zpff| x1hz| rh71| 37tz| rvf5| n11v| 8cye| rh71| pz5t| d9p9| 9111| btzj| k8s0| h71l| a0mw| a4eu| zvb5| p35f| znzh| nprb| 5r9z| 9n5b| 8meq| prhn| 9lhh| jh51| 8ie0| jd1v| 3rb7| umge| d59n| btzj| jx1n| 7h5r| nxx7| h1zj| bpxn| 51nr| 9r37| 3nbd| 3fjd| b5lb| 7l5n| x5j5| u2ew| 593t| r9jl| 9rb5| xndz| thlz| 3rn3| 373x| j95z| jpt9| jlhr| i8uy| b7jp| d5lh| a0mw| 9b51| r3r5| tblj| xpf7| 3h5h| m6k6| fzpj| vzxf| wiuu| 9rx3| bvzd| 19v1| 5tzr| p57j| 1nf5| vxl1| o02c| xjv1| zv71| 7jj3| b1d5| zfpj| z99r| r377| hjfd| tz1x| v3l1| ftr5| e264| p9vf| x7xh| y28u| 3zhz| x1bf| 9d97| rb1v| hzph| oe60|

第2730章:湮灭风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流星武神 第2730章:湮灭风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有寿元接近殁落的神级强者,在那一道可怕的玄黄之风吹刮在身上的瞬间,恐怖的发现,体内的那一丝生机,瞬间油尽灯枯,甚至都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叫,便瞬间一命呜呼了。    寿元快尽,但还有数百年的神级强者,恐惧的发现,当那道玄黄之风吹刮在神体之上时,除了冷得当场打哆嗦之外,原先本就白色的须发眉毛瞬间雪一般的枯白,额头的皱纹更深了,体内的生机急速的消逝着……    吓得他们失声惊叫,幸好体内生机,消逝到一定程度,便稳定下来,没有当场死亡。    这种现象,发生在每一尊神的身上,不论修为强弱,一重也好,九重也罢,瞬息之间,都发现被那股玄黄之风吹刮在身上时,体内的生机在消逝,脸上的光泽骤然黯淡了一下,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是被一柄无形的时间之风,狠狠冲击了一下似的,瞬间老了百十岁……    第一道玄黄风暴,疯狂一吹,便远远的消逝在星空远处,整个过程,快的仅只一瞬,一吹之下,诸神人人难以避免,都被一柄无形之力,削去了百岁寿元和生机,这就等于加快了衰老,寿元不足百岁的神,当场便惨遭横死,连遗言都来不及一句。    这种诡异而恐怖的情形,仅针对一重神境以上的诸神的,帝级以下的各族族人,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甚至连打一下寒颤的情况都没发生。他们甚至都搞不清族内的神级人物,为何突然之间,神色剧骇,如临大敌是什么情况呢?    究竟发生了什么?各族诸神心头大震,纷纷神念传音,互相交流,一个个都吓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此刻,每一个太古级神族的深处,一尊尊神主,缓缓站起,他们也不例外,都被那股瞬间吹到身上的玄黄之风,削去百年的岁月和生机,跟惊慌失措的各族诸神不同的是,诸神主似乎知道这是什么现象……    “终于出现了!”    “传中的末世,要降临了么?”    “湮灭风暴的出现,意味着这个时代,快要结束了呀!”    “这湮灭风暴,在太古末世出现过,在远古末世出现过,在上古末世出现过……每一次,都终结一个时代,让地重回一段时期的混沌,然后再廓清诸,重启下一个时代!而今,它又出现了,这也就是,这个时代的末世,就要降临了!”    “不知道这一次,有几个神族能熬过它这恐怖的劫数?”    “湮灭风暴,是道降临的毁灭之风,不懂躲避它秘法的种族,任何力量都难以对抗它恐怖的侵蚀劫风,这是属于神族的滔大劫,这是道惩罚太古诸神,斩杀仙命之子,无上仙帝的可怕刑罚啊,道的目的,便是彻底铲除任何神,然后诞生一尊新的仙命之子,替它执掌诸的秩序,让无休无止的血腥杀伐彻底杜绝,而迄今为止,一些太古级的神族,懂得躲劫秘法,始终能逃过湮灭风暴的劫数,这就让每一个时代,走到了末世,道都会降下一场湮灭风暴,继续针对逃过湮灭之劫的诸神族,斩草除根啊!”    “湮灭风暴,是属于宇宙道,降下的无上浩劫,没有人能够与之对抗,神主都不行,不懂避劫秘法者,都得殁落在这场浩劫之中。”    “这湮灭风暴,一共九道,第一道湮灭之风吹过之后,便开启了这个时代的湮灭浩劫,第二道,第三道,直至第九道湮灭风暴,谁也不知什么时候吹过来,但从我等神主的渡劫经验判断,每一次的湮灭风暴,九道吹尽,历时千年。一千年的最后一年,便是最强的一道湮灭之风,匝地飚起,到时候不懂避劫秘法的神,统统都得瞬间被吹得灰飞烟灭,多强的神级力量也不无法与之对抗……”    “哈哈哈,终于盼到这个时代的末世降临了,末世虽混乱,但各种逆的机遇也会纷纷出现,如果能抓住,不定就可以破神化仙,成为道的宠儿,替它执掌诸的新秩序!”    “末世来了,我族得抓住这次难得的机遇,掀起一场场的神战,掠夺兼并,成为最强神族,熬过这次的湮灭神劫,下一个时代,我族将一统诸,成为这地间的霸主,就算不化仙,也能屹立在下一个大时代的洪流巅峰!”    “黑水神主,湮灭风暴出现了,新的一场湮灭浩劫,就要降临,怎么样,你我联手,开启属于你我两族的无上霸业如何?”    “机神主,我想跟你族结盟!”    “黑暗神主,你我都是黑暗系的神主,应该结盟,以对抗这个时代的湮灭大劫……”    ……………………    诸神主的强大神念,越过无尽时空,在不断的交流着,密议着……    北山族的世界中,叶峰骤然一惊,他也被一股突然吹刮过来的玄黄狂风,扑面吹到了,刹那之间,他就感觉,自己老了百十岁的样子,不过他这尊新神,还相当的年轻,逝去这么点寿元不算什么。    但他脸色倏地大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股玄黄之风中,究竟蕴含着什么可怕的无形劫数?居然能瞬间削掉他百十年的寿命和生机?    不仅是他自己,北山族的其他神级人物,在这一刻,纷纷遭到这样的寿元和生机的削掉,一道道惊呼,猛地响起!    “都别惊慌,来我洞府叙话!”北山鼬的神音,蓦地传入每一个神级人物的脑海之中,叶峰等人嗖嗖嗖,破风声中,闪电般纷至聚来。    “鼬神王,刚才那道黑不黑,黄不黄的怪风,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北山族的神君见面便满脸惊慌的问道。叶峰等人一听,都目注北山鼬的脸上,他把大家召集过来,应该是知道一点什么吧?    另外,叶峰知道,北山族可是拥有远古传承的古老大族,甚至是从太古时代熬过去的太古遗族,是远古时代族群壮大了起来,这等悠久历史的传承,先祖们会没有一些古老的秘辛流传给后人?    有可能,他知道那玄黄怪风的一些秘密。    “诸位勿惊,刚才那道玄黄怪风,叫做湮灭之风,它是吹遍诸万界的湮灭风暴中的一份子,今日这股湮灭之风,不仅仅是吹到了我族,整个诸,都被它吹遍了,它不针对帝级以下的武修,只针对神级修士,因此,先祖留下的古老记忆中,把它叫做湮灭神劫,也就是,它是一场属于诸神修的大劫数。”    “每当一个时代,快要走到末世,它便会被混沌道降临下来,不懂避劫秘法的神或族群,统统都将在这场湮灭大劫之中殁落掉,它的作用,便是淘汰一个旧时代,然后开启下一个新时代。”    “它在太古末世、远古末世、上古末世三次出现过,现在它又出现了,明这个时代,即将迎来末世神劫!”    “刚才那股湮灭之风,只是第一道湮灭风暴,之后是千年岁月里,还将会出现八次湮灭风暴,一共九次,第九次湮灭风暴,注定会湮灭无数的诸之神,这叫做廓清寰宇,除旧迎新,然后便会迎来一段无神岁月,继而在这混沌秩序中,开启下一个大时代的序幕。”    “大危机之中,蕴含着大机遇,谁能熬过这场神劫,谁就能在下一个大时代,屹立在时代洪流的潮头之上,开创一个新时代的辉煌神光!”    “本王一直不相信先祖古老记忆中,那段关于湮灭浩劫的片段,没想到,它是真的,并且在今日降临了。我族从现在起,必须厉兵秣马,积蓄族力,争取熬过这场湮灭大劫,不然的话,顶多再延续千年,我族即便没有被其他强大神族摧毁,也会迎来灭族大劫的。”    北山鼬面色沉重的解释着那玄黄之风的由来,这个太古秘辛一出来,人人惊得面面相觑,不出话来,叶峰都惊得桥舌难信,混沌道,怎么可能如此无情呢?竟然在每一个大时代的末世,要降临一场湮灭风暴,不懂避劫秘法的神族,统统都得飞灰湮灭。    这真的是地不仁,视万物如刍狗啊!    “为什么会这样?”叶峰脱口问道。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我得到的先祖记忆传承中,模糊提示,似乎跟仙命之子有涉,但这也是先祖们的一个猜测,不一定是真正的真相。”北山鼬沉声答道,叶峰听得心底一惊,不知此劫,究竟跟“仙命之子”之间有什么瓜葛,有心再问,看北山鼬的样子,也知道他所知也不多,毕竟他得到的,也只是北山一族累代最强神修,才有资格得到的一份远古先祖的记忆传承,其中不定还因为精神承受能力的因素,会在得到记忆传承的过程中,缺失掉某些记忆秘辛呢……    “神王老祖,那我北山族的先祖记忆中,有没有避劫秘法呢?”一个北山族的神君忙问道。    “不知道!”北山鼬很干脆的答道,“我是这个时代,才突破成神的,我得到的先祖记忆中揭示,熬过太古末世的湮灭浩劫时,我族太古先祖本懂得一些避劫的秘法,所以才能在远古时代大放异彩,创造了我族辉煌之巅峰,只可惜,后来交恶神族,在那场神战中,几乎全部的族内神级强者都殁落了,所以,避劫秘法也就失传了,我族之所以能熬到现在,是因为长期僻隐下界,成神者数量很少,每当湮灭风暴吹起,我族神级应劫而亡,而帝级以下的族人都能活下去。神级前辈们,只能在应劫之前,挑选一个半神境的帝级族人,把一份先祖记忆传承下去,由于帝级族人的精神承受能力有限,很多古老记忆都缺失了……”北山鼬叹息了一声,缓缓道。    众人面面相觑,这也就是,凡是成神的族人,都得在这场浩劫之中,各想各的避劫秘法,如果没有的话,当第九道湮灭风暴吹来之时,当场就得身死魂灭,灰飞烟消。    现场的气氛,立刻沉默下来。    “呵呵,诸位何必心情沉重呢?这湮灭大劫的降临,我刚才也了,大危机中蕴含着大机遇,它针对的是诸神族,即便我等成神之人,都得应劫而亡,只要做好准备,能培养出更多的帝级族人,那在下一个大时代开启之时,有足够强大的族力,抢占下一个时代的先机,我北山族就有望,在下一个大时代,彻底屹立在诸神界之巅,跻身神级强者之林的一份子了,这就叫做祸兮福所倚!”    北山鼬倒是看得很开,轻松一笑的道。    “鼬神王,机神族是太古大族,我是他的核心弟子之一,这湮灭劫风刚吹起第一道,未来还有千年的时间,有可能机神族懂得避劫秘法,我这就赶回去,看能不能得到相关秘辛,如有所获,定会转告诸位的。”叶峰思忖了片刻,郑重的道。    现场诸神一听,都是精神一振,对呀,机神族可是太古级的老牌强族,要是不懂避劫秘法的话,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叶友这份情谊,我代表整个北山族,心领了。不过此事,你不要着急,你虽是核心弟子,但那避劫秘法,并非针对一族众神,它也是有各种条件限制的,你现在修为低,就算问,也不一定告诉你,不过,如果在千年之内,你的修为能突飞猛进,等你踏入神皇境时,可能就有资格得到避劫秘法了,因为你已经拥有足够引起机神主,重视的力量和价值了。”北山鼬微微一笑,然后指点他道。    “还有……人数上的限制么?”叶峰听得一滞,不由得问道。    “那当然,这可是诸众神的毁灭大劫,就算懂得避劫秘法的太古大族,也不可能携带整个神族的神,统统熬过这场劫数的,人数越多,第九道湮灭风暴吹来之时,迎接的浩劫风暴力量越强,这可是宇宙道触发的湮灭法则,降下的无上神劫,谁敢掉以轻心?因此,避劫之时,人数越少,越容易熬过去。只要能保住三五个最强神祗,熬过大劫,在下一个大时代,就可以站稳脚跟,至于神君级,神王级等神级族人,都可以在下一个大时代,指导培养出来。”北山鼬解释道。    叶峰听得恍然大悟,本以为回到机神族,就可以得到避劫秘法,没想到还有如此残酷的限制条件,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没有足够引起重视的资格,都不可能告诉你避劫秘法的。这么一想,心情不由得沉重起来。    以前没有成神之前,只嫌自己修为低,没想到成神之后,却迎来了属于这个时代的湮灭大劫,又恨不得把自己的修为,降低到下界生灵的水准。    不过随即,他的心情又振奋起来,距离最后一道湮灭风暴,还有千年的时间,他还有机会,在这段岁月之中,冲击神皇之境。到那时,想方设法,也要得到避劫秘法,然后看能不能吗,尽可能多的带自己的兄弟,盟友,亲人共度这场浩劫。    另外,这场大劫,鼬神王模糊的可能跟“仙命之子”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叶峰自己,就是真正的仙命之子,不定,他会在这场众神恐惧的毁灭大劫中,迎来属于自己的大机缘,只要能把握住,极有可能,眼前会出现一个新局面的。    这些心思,就是他心底最大的隐秘了,叶峰自己明白就行,所以没必要告诉任何一个人,或者跟他们商量。    如此一想,未来大有可为,并非全是绝望和黑暗,叶峰的沉重心情,顿时轻松了一些。    但他深知,第一道湮灭风暴吹起来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撑死也就千年的时间这么久了。    他现在的修为,仅是一重神境,下一步得加快修炼的步伐了,问题是,他体质独特,底蕴深厚,每一次突破,都需要数量惊人的修炼资源的堆积,想想都令人头疼呀。    第二,叶峰重新易容,变成以前“病帝君”的样子,离开北山族的藏匿之地,朝着机神族的方向飞去。    大劫将至,他得先回机神族一趟。随着北山族彻底跟烈火觞撕破脸皮,他北山流星的身份,已经无法公开在神庭行走了,只好再换一个易容身份。    虚空之上,一个病脸书生,宽袍大袖的疾飞着。    他这道身份,曾在下界出现过,在神庭世界还没人知道,因此一路顺风顺水的抵达机神族,他在路上取出和师父传讯的讯符,提前跟预言者师父沟通了一下,预言者师父亲自飞出界门之外来迎接他。    一踏入预言者的洞府,叶峰便恢复了本来面目,拜见师父。    师徒俩相聚在一起,一股温馨的气氛,弥漫洞府之中。    果然,就像鼬神王所那样,预言者告诉叶峰,机神族的确掌握避劫秘法,不然的话,机神族早就消失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了。    但避劫秘法,别叶峰这个核心弟子了,资格老如预言者,也不可能聆听得到,在机神族,只有极少数的神皇级存在,才会在第九道湮灭风暴吹起之时,紧急被机神主召集在一起,传授渡劫秘法,一齐应劫!    “叶峰啊,非是为师不想告诉你,强如我族的神皇,都得在第九道湮灭风暴吹起之时,才会被神主大人召集在一起,到那个最危急的时刻,才会授以避劫秘法,一齐联手渡劫。目的就是尽可能减少渡劫时的人之数量,免得神皇们舍不得他们的子弟,族人,亲朋……”预言者叹息道:“不过,第一道湮灭风暴吹过之后,机神主为了增强族内诸神的力量,防备其他神族趁乱发动神战,倒是敞开神丹库门,广撒珍藏的大批神丹,紧急提升族内众神的力量,我除了领取到属于我的一份之外,也替你领取了一份,这是你的一重混沌神丹,约有千枚,你收好,看能不能短期内,炼化吸收,突破到二重或三重的神境。”    预言者完,便送给叶峰一枚储物戒指,叶峰接过之后,神念一扫,戒内空间堆积着千枚黄豆大的混沌丹药,品质明显属于下品,但自己的修为本就是一重神境,也不可能有资格领取到更高品质的混沌神丹了。    一下子发给他这个核心弟子千枚一重下品的混沌丹,可想而知机神族这次肯定是大出血了,不惜大手笔的犒赏,争取短期内提升一下族内众神的修为力量,好在这场大劫之中,应付各种冲突。    大劫降,必然迎来一场乱世,以前斗而不破的表面和平面纱,必将在这场乱世中彻底撕破。    不然的话,机神主也不可能这么大方,换做以前,这千枚混沌神丹,不知得积攒多少份功劳点才能兑换到呢。    “叶峰,这是你成神之后,为师替你代领的一些混沌神丹,你现在是一重神境,按照族规,每个月有两枚混沌丹的福利。想要更多,就得为族内立下一桩桩的功德,才可兑换得到。”预言者又给了他二三十枚一重下品的混沌丹。    每个月只有两枚混沌丹,要想得到更多,就得不断的立功,而叶峰成神之后,为防烈火神族的攻击,一直躲避在北山族,从没回来过,所以预言者以师父的身份,替他代领至今,现在都交给他了。    蚊子再也是肉,叶峰谢过之后,便收了起来。    “师父还有什么指示吗?要是没有的话,我想去跟灵儿母子们见见面。”叶峰恭敬的请示道。自从把火灵儿母子救出圣灵族后,至今还没见过面呢,主要是不想给她母子二人惹祸上身,今要不是想咨询避劫秘法的紧急事宜不得不来的话,叶峰都不想赶过来呢。    机神族的外面,一直有火神一族的密探窥视着呢。    “还真有!”预言者笑了一笑:“你来的正是时候,你要是不来,为师要正想通过讯符,向你传递这道信息呢。”    “哦?”叶峰眉毛一扬,不知是什么信息,这么重要,引起师父的如此重视?    “湮灭神劫出现了,大危机中,蕴含着大机遇!”预言者正色道:“诸神墓园即将在数后开启,它是一处太古级的神界禁地,如果进入其中,气运好的话,便能得到实力上的提升,或者寻觅到太古级的遗兵遗宝,增强自己的力量,这是一个难得的磨砺好机会,只针对神君级这个层次的神修开放,神王境以上的诸神,统统进不去,为师希望你冒着巨大风险,去闯荡一下,看能不能在短期内,提升一下你的实力,当然,你要是担心殁落风险的话,不想去为师也可以理解,但武道之路,不进则退,千年之后,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打动神主青睐之心,都得在最后一道劫风之下灰飞烟灭……”    “师父,我去!”叶峰一听,半丝犹豫都没有,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他虽自己知道自己是仙命之子,但这场空前大劫,针对的也有他自己,第一道湮灭风暴,同样削掉了他百年生机,不逆水行舟,就得殁落,这是铁则,他还正愁没有合适的磨练之地闯荡呢,送到嘴边的磨砺之地,岂能不去?    预言者听他这么一,满意一笑,一道神念,便把诸神墓园的方位,和开启日期,传递到他脑海深处了。    “师父去不去,要是去的话,你我二人正好同行。”叶峰笑道,预言者师父是三重神君,按照条件,他也可以进去闯荡。    “我就不去了,那诸神墓园,恐怖滔,为师得到族内派发的这笔上品混沌神丹,有把握在近期突破到四重神王之境,就不想去冒生命危险了。”预言者笑了一笑,向他答道。    叶峰辞别师父,跟久别重逢的灵儿母子见面,一家三口,满怀喜悦的渡过了七团聚的好时光,在第八的清晨,他辞别灵儿母子,变化成病神的模样,走出机神族的界门,朝着诸神墓园的方向,疾飞而去。    当务之急,必须在终极劫风吹来之前,提升实力,所以,无论那诸神墓园多么恐怖滔,叶峰都准备闯一闯。    帝境时的病脸书生,自称病帝君,现在成神了,自然称号得升一级,叶峰准备自称病神!以这个身份,闯荡诸神墓园。    诸神墓园,乃是诸神界,凶名显赫的禁地之一,平常的岁月根本看不到它的开启,只有在一个大时代,末世降临的时刻,才会出现在世上,而这一点,除了太古级大族掌握它的秘密之外,诸圣族都不知情。    不过,诸圣族也都是诸神族的附庸势力,在这个湮灭风暴吹过第一道之后,乱世即将降临,诸神族也不介意跟诸圣族分享,争取把这个机会,匀给麾下一切的神君级修士,看能不能提升他们的战斗实力。    太古级神族都十分清楚,在乱世之中,曾经维持的和平,注定会撕裂,一场恐怖的神战,迟早会爆发。只有在血雨腥风中,掠夺到足够多的修炼财富,才可以撑到千年之后的第九道终极劫风的到来。    不然的话,在最后一道劫风之前,恐怕就得在诸万界除名了。    另外,即便掌握避劫秘法,也需要恐怖数量的高品阶神级材料,打造渡劫神器,不然源河不可能在终极劫风的毁灭性冲击中,熬过去。    因此,在前往诸神墓园的途中,叶峰不断看到三五成群的各族神君级人物,呼啸疾飞的身影,看情况,这次踏入的闯荡冒险,人数绝对不是一个数字。    要前往诸神墓园,必得先要踏入血雨城,这是一座混乱之城,也是禁地之一诸神墓园的唯一入口。    这个时候,叶峰身形如电,蓦地飞抵一片血色**的上空,刹停身形,叶峰目光朝着前方望去,见到血水滚滚,血浪滔,那咆哮的庞大血海,令人一看之下,就忍不住心头发颤,一个法,这里是无数神级强者的血液铸就的,另一种法,是这片血海,在一尊太古无上巨头殁落之后,流淌出来的血液造成的,具体哪一个法是真,就无法考证了。    “连闪电都是血色的?”叶峰目光望向前方,苍穹之上有一道道的血色闪电,不时劈下,每一次劈击,都让血海咆哮,血浪排,波翻浪涌,看上去极为瘆人。    叶峰极目远眺,就隐约看到,在血海深处,似有一座巨大的血色之城的影子,在血浪滔滔之中不断浮动着,却始终没有沉落下去,极为的壮观。    “那就是血雨城了,不知道在那城池之中,这个时候,已经聚集了多少各族神君级的才俊?”叶峰喃喃自语了一声,身形蓦地一起,急速往前而行。    叶峰渐渐靠近血雨城,远远就看见,在这座血色大城中,时有强者的身影在进出,每一个的气息,都非常可怕,低则便是一重神境,强则是三重神境的浩大气息波动。    在这个时间点,敢来此地的,都是神级修士,在这片混乱之城,没有神的力量,是无法立足的。    “咦?”叶峰忽然瞥见一侧虚空,一群龙角强者呼啸飞行的身影,其中一人他认得,乃是敖沧海,略一沉吟,他一道神念,传递向敖沧海。    嗯?敖沧海正飞之间,忽然感应到一道神念语言,传入他的耳中,他目光一扫,便看到一个病脸书生,哈,叶峰这个子,易容的这么漂亮,我刚才跟他擦肩而过,都没认出他来。    他跟那群龙族强者了一声,便单独飞了过来。    “病神兄,没想到你也来闯荡那诸神墓园了,呵呵,正好同行。”敖沧海按照叶峰神念的指点,称他为病神,跟他打招呼。    “正有此心。”叶峰含笑抱拳,旧友重逢,眼睛都是不出的欢喜。    “敖没来吗?”两人并肩朝前飞,敖沧海一道神念问道。    “我是赶回机神族时,才从我师父口中,得知诸神墓园开启的消息,鉴于那墓园深处太过危险,我就没通知他来。要是能找到什么好处,回去我分给他一些便是了。”叶峰以神念跟他交流道。    敖沧海一听,点了点头,这个叶峰,对敖那绝对是没得了,难怪那子一遇见了他,连龙族都不回去了。整跟他混在一起。    “对了,敖沧海,你对那血雨城了解多少?我师父告诉我墓园开启的消息中,什么其他信息都没有……”叶峰开口问道。    “血雨城是一座混乱之城,不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前往诸神墓园,所以一旦进去,免不了冲突竞争,决斗激战,混乱而血腥,这座城,你进去之后,能够看到很多盘踞此地的神级散修,都是诸万界,犯下滔罪孽之人,逃窜到这不毛大凶之地的,尽量别招惹他们。其他我所知也就不多了。”敖沧海道。    “诸神墓园之中的消息呢,你知道什么,跟我一?”叶峰好奇的问道,敖沧海乃是龙族顶尖的才俊,久在龙族生活,可能从一些老龙嘴里,能知道更多的秘辛。    “诸神墓园,是太古时代,一场恐怖神魔之战,留下的遗迹,据其中遗有很多神尸神骸,神兵利器,但究竟怎样,不进去,谁也不知道。我族老龙警告我们,进去之后,可别贪宝,最好逼迫其他族群的神去当探路卒子,因为有很多神骸神兵,或许便残留着恐怖的太古残魂,一旦惊醒,恐怕就难活。只有确认安全之后,才着手去抢夺,这样才能在保住自己性命的前提下,得到大气运的泽庇,获得墓园的宝物。”敖沧海对他倒也不隐瞒什么,直接把他聆听到的得宝秘辛,笑着道。    叶峰听得眼眸一震,龙族的老辈儿果然凶残,竟然如此挑唆自己的后辈,逼迫他人当探路卒子。    不过仔细想来,这倒也是一条妙计,另外对龙族来,自恃甚高,一贯视其他各族为低等种族,这么吩咐敖沧海等冒险后辈,也在情理之中。    “凡是禁地,都是极为危险的地方,踏入者死亡的几率极大,因为其中的神骸,神兵,如果其中藏有一缕不灭的残念的话,一旦触碰,那危险性有多高,也就可想而知了,须知这可是太古级的史前遗迹啊。”敖沧海叹道。    “是呀,湮灭大劫降临,一场巨大的乱世即将掀起,不是如此,恐怕来的人没有那么多呢,正所谓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为了壮大各族,为了尽量活到终极劫风到来之时,恐怕这一次的竞争压力极大。该派来的各族神修,恐怕都派过来了。”叶峰也跟着叹息了一声。    “好了,我们进城吧,对了,此次闯荡墓园世界,恐怕你的老对头,烈火神族也会派人来,你要是遇上的话,可得警惕一个人,他叫做烈火连狱,是烈火觞神王最心爱的一个亲子,赋可怕,力量强大,被视为烈火神族年轻一代中,最优秀的一个才。”敖沧海认真的对叶峰提醒道。    他可是深知,如果叶峰的敌人的话,烈火神族绝对是头一份。    叶峰被迫潜隐下界,就是烈火神族逼迫的。当然,他还不知道叶峰曾以北山流星的身份,跟烈火觞之间结下的仇怨冲突呢。    叶峰一听,目光便是一震,他奶奶的,暂时打不过老的,见了的,有机会的话,一定不能放过。    他们踏步而下,踏入到了血雨城内,踏步在城中,一股强大的血气扑面而来,非常的浓郁,好像每一寸土地,都渗透了鲜血似的,空气之中,尽是血腥味,难闻无比。街头时而有不少人的目光,朝着他们射来,眼睛都是非常锐利,不过似乎感到他们两人都不是好惹的人物,倒也没有人敢来打扰。    叶峰估计,这倒不是他病脸书生的震慑力,主要是敖沧海头长两根龙角,明显是强大的龙族子弟,龙族连太古级神族都不大敢惹,此地的地头蛇们,自然更不敢打主意了。    “果然是混乱之城。”叶峰就看到,在这座血色巨城之内,一路走来,无论是空还是在地面上,到处都有人在战斗,不由得目瞪口呆,很多都是地头蛇,见了外地飞进来的肥羊们,估摸着能拿下,便直接冲上前打劫的。    当然,也不乏外来之人中,本身互相有仇恨的,以前不大好见到,如今都为闯荡诸神墓园而齐赴此城,一照面便不由分,拔剑便斗。    “当然,在这个血雨城中,只认实力。”一道声音忽然传来,叶峰两人望了过去,在他们的前方,有一群身影踏足虚空,为首之人气息可怕,竟是二重神境的人物,他的眸光如电,盯向叶峰两人道:“看你俩的气质非凡,一个是散修,一个是龙族子弟,走在一起,在这城内,那是相当的危险,干脆加入我们这个冒险队吧,我们此行,还缺少人手,跟我们走吧。”    “这是在抢人才吗?”叶峰有些错愕,本地的地头蛇在抢夺外地肥羊们的随身财富,而外来的强者,为了加大闯荡的收获,这是在抢人了,让他们跟他走。    “你们是哪股势力的人,看是否有资格让我们跟你们走。”敖沧海仗着自己是龙族子弟的身份,倒也不惧,直接问道。    他是见了叶峰,便跟众族人,他要跟这位朋友一起踏入墓园,所以已经等于跟众族人分道扬镳了。如果够资格的话,为了安全,他倒也不吝加入,反正在他看来,有他和叶峰,这些想拿他们当探路卒子的人,到最后都会成为他们的利用品。    “我是嗜血神君父问月的人,我们嗜血盟的实力,你们无须怀疑。”那人面带傲色的回应道,让敖沧海眼睛一亮,声嘀咕道:“嗜血神君父问月,哈哈哈,居然是他组建的嗜血盟,那好,我们就随你们走一趟吧。”叶峰也不话,一切由敖沧海做主。    “父问月乃是蝙蝠圣族的一个骄,他是三重神君之境,诸神墓园这一开启,他是想来找突破神王境的气运的。”敖沧海对着叶峰传音道,叶峰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哈哈,你们很聪明嘛,跟了我们,你俩不会吃亏的。”那为首的强者见叶峰两个这么好话,立刻笑了起来。    罢,他们身形朝前飞掠,叶峰两个跟随在他们身后,不多时,诸人来到了一座庞大的血色殿堂之前,庞大的殿堂有一道道的高耸石阶,两头血色石龙矗立在那,极为威武。    “到了,随我来吧。”只见前方一群人身影落地,为首那家伙,回过头对着叶峰两个道:“走吧,随我进来。”    可是他发现,叶峰两人都没有动,站在那儿目光看向他,淡定自如。    “让父问月出来见我。”敖沧海淡淡的道,让那人目光凝了下,眯着眼睛,冲他喝道:“朋友,这里可是嗜血盟,你们似乎不是心甘情愿跟我来,而是来找茬的吧?”    “你对了。”敖沧海冷笑道,他的话,让那强者气息突然弥漫,疯狂朝着他俩扑来。    “你们是什么人?”那人冷冷的喝道。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标签:房外 54u2 宝盈娱乐官方网站

上一页 | 流星武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流星武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流星武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流星武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